<dl id="o5tsv"></dl>
<tbody id="o5tsv"></tbody>
  • <bdo id="o5tsv"><progress id="o5tsv"><bdo id="o5tsv"></bdo></progress></bdo><track id="o5tsv"><li id="o5tsv"></li></track>
    <track id="o5tsv"><noframes id="o5tsv"><nobr id="o5tsv"><progress id="o5tsv"></progress></nobr>
  • <bdo id="o5tsv"></bdo>
    <bdo id="o5tsv"><xmp id="o5tsv">
    <menuitem id="o5tsv"></menuitem><bdo id="o5tsv"><progress id="o5tsv"><nobr id="o5tsv"></nobr></progress></bdo><bdo id="o5tsv"><progress id="o5tsv"><noframes id="o5tsv"></noframes></progress></bdo><tbody id="o5tsv"></tbody>
  • <menuitem id="o5tsv"></menuitem>
  • 正在閱讀:

    如果要寫一本《繁花》商戰教科書,會怎樣?

   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

    如果要寫一本《繁花》商戰教科書,會怎樣?

    過去30年間,餐飲業的變化不大;貿易行業則面目全非。至于股票和資本市場,《繁花》的教科書還管用嗎?

    2024年1月13日,上海,隨著《繁花》劇集的熱播,進賢路迎眾多游客。沿街一家小飯店貼著“寶總泡飯”的標語,引人注目。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文丨黃锫堅

    電視劇《繁花》的主題,當然是男男女女、若即若離、來來往往之事,不過,里面的商戰情節更讓觀眾心跳加速。原作小說并沒有太多商業內容,編劇和導演團隊在經濟史和生意實操方面,顯然下足了調研和考證功夫。畢竟,30年前的中國,如何從計劃經濟轉軌到市場經濟,老人們或許已經淡忘,年青人大多懵懂不知。細數劇中從餐飲、貿易到股市里的機會和教訓,后來者會眼紅,過來人會扼腕。

    如果要寫一本《繁花》商戰教科書,我來列個提綱。

    一、餐飲

    黃河路的燈紅酒綠、觥籌交錯、人來人往,是許許多多人情碰撞的舞臺。簡單總結,餐飲業的基礎競爭在于菜品、服務,而高級競爭則在為生意人搭建橋梁,甚至是販賣情報。

    李李之所以能比金美林等老板娘厲害,就在于她會制造話題,吸引眼球,讓至真園成為名副其實的名利場:無錢無勢者被冷落,有錢有勢者成為座上賓。她幾次給寶總透露關鍵信息,更是扮演著商業間諜的角色。

    而夜東京則通過玲子那脫胎換骨的裝修,完成了漂亮的蝶變。此前的夜東京,只是狐朋狗友打發時間的居酒屋,蛻變后的夜東京,除了本幫日本料理這樣的精致菜品奪人口目,更是改變定位,成了日本和其他海外游客、商人在上海的聚會地,一座難求。

    當然,餐飲業背后的無形之手仍然是資本。盧美琳的老公因為欠債,把金美林抵押給臺商林太,最后盧美琳只能黯然放手,就是這樣的慘痛教訓。任你在前臺拼命拉客,努力服務,也抵不過背后的一紙欠條。

    而李李的資本玩法則堪稱經典。在寶總和強總為股票價格斗得最激烈的時刻,李李將至真園一女二嫁,給兩人都拋出了意向書。強總因殺紅了眼而失去理性,接受了加價百分之十五的條件買下至真園,李李將此資產變現后瀟灑走人。

    二、貿易

    之所以沒有寫外貿 ,是因為當時之外貿,似乎并不限于對外貿易,也包括內貿。外灘27號上寫著金光閃閃的“外貿大樓”四字,但從寶總運作“三羊”絲光棉T恤在滬聯商廈上市,以及諸暨麻老板的高仿貨上架服飾公司來看,當時的國內貿易也需要中間商撮合,也就是外貿公司和寶總的公司。

    汪小姐出場時,只是27號的一名外貿業務員,看起來是給科長跑腿的小徒弟,但卻是寶總在外貿領域的貴人。與今日不同,在90年代前期,貿易環節必須由國企承擔,憑“指標”“批示”才能開展工作。汪小姐后來從27號出來,自己開公司,相當于從國企轉到民企,自己獨立來做貿易。

    跟日后的互聯網消除中間商相比,當時的貿易需有經過更多環節。廠家生產了衣服,如果要送到消費者手里,中間還隔著外貿大樓的“指標”、貿易公司、南京路的百貨商店等多個環節。廠家要找到銷售渠道,需要跑客戶,做營銷。除了人脈積累、媒體報道等手段,最原始的方式自然是在黃河路和各大酒局飯桌上發名片。

    90年代末,隨著互聯網和阿里巴巴等企業的崛起,B2B、搜索引擎排名、平臺營銷開始暫露頭角。有了互聯網,外貿人不需要出門,也會機會接觸國外客戶,這也是阿里巴巴的黃金年代。到了現在,各平臺信息越來越透明,各商家壓價比價,競爭激烈。這時候更需要拓寬受眾渠道,接軌跨境電商,做人工智能等社媒營銷。

    對比來看,人們應該更懷念那個靠酒局飯桌做業務的年代。因為信息沒有那么透明,也就少了無下限的價格戰。

    三、股票

    商業游戲的最高境界是資本運作。寶總很早就在爺叔的帶領下入了股票之門。爺叔說過的金句太多,比如:紐約的帝國大廈,從一樓爬上去要一個鐘頭,從頂樓到一樓,只需要8.8秒。

    除了寧波幫、麒麟會、南國投、603等上市公司代碼的史詩考據,我更感興趣的是最后幾集里,強慕杰與寶總的股市搏殺。如果需要寫一個教訓,那就是,警惕高杠桿。

    大概94年左右,上交所修改新的交易規則,允許機構入市,上海也從地區性市場邁向了全國性市場。強慕杰是深圳南國投派到上海的負責人。為引寶總入局,強慕杰首先讓自己的律師住在寶總常駐的和平飯店,故意留下粉碎過的文件,讓寶總識別出652這個數字,對應的股票即申北電器。但寶總識破了這個伎倆,沒有上鉤。

    兩人最后的殊死較量是服飾公司的股票。拋開前面幾輪的開盤價爭奪、扶老太太下樓梯、洗盤、托市等過于細節的操作,寶總真正致命的要害是杠桿。強總查到了他的資金來源,除了西國投的配資,還有兩方面:一是寧波老板,一是臺商林太。兩者的操盤方式都是資金放在金主的賬戶上,由寶總代理操作。強總的策略很兇悍,他計劃砍掉寶總的這兩個左膀右臂,再釜底抽薪。

    他首先找到寧波老板,讓他把賬戶轉到南國投的營業部,承諾做高股價,提高寧波老板收益。寧波老板連本帶利撤掉資金3000多萬,只剩下十幾萬給寶總一點小費。而林太這邊的資金,則是以至真園做的擔保,寶總此前已承諾買下李李的至真園。即便李李趁人之危加價15%,殺紅了眼的強總仍然買下了至真園。抵押物換人了,林太只能從寶總那里撤資。就這樣,強總成功地斬掉了寶總的左膀右臂。

    由于兩個金主的撤資,寶總只能割肉一部分股票應對。寶總當時的總資產是5000多萬,其中有3000萬是西國投的融資,杠桿超過1倍。他于是解散了蔡司令的艦隊,其實是不想連累大家,他要跟強總來一次決戰。

    在利空消息和強總的打壓下,服飾公司的股價持續下跌,跌到了12塊多。這時阿寶的凈資產只有300多萬,融資3000萬,杠桿太高。10.88元就是強平線,跌到這個位置,寶總的資金就清零了。通俗的說,寶總從西國投的融資是以股票為抵押物的,隨著股價跌到10塊錢。西國投就必須強制平倉,賣出所有股票,才能不受損失。而寶總的本金將會虧光。

    關鍵變數來自麒麟會,即上海本地股票圈大佬的組織。他們在服飾公司的股票上也是重倉。如果阿寶被強平,股價將會急轉直下,麒麟會也會損失慘重。到時候,強總會在合適的位置低吸,成為收尸隊。這正是阿寶當年對A先生做的事,強總想要完成復仇。

    最后關頭,麒麟會的巫醫生提出,如果接過寶總的股票,可以給他兩個選擇,要么兩百萬現金走人,要么300萬股未上市的齊山煤電法人股。結果寶總都不選,而選擇了浦東的土地,即麒麟會放棄收購寶總和他朋友的那片土地。

    服飾公司一戰的結果是兩敗俱傷,強總被抓,而寶總則凈身出戶。他放棄了股票,轉行到了地產,這應該是《繁花》續集可以發揮的地方了。

    如果說餐飲、貿易行業的背后是資本運作,那么,金融游戲的背后是什么?是政策和制度的邊界。在與爺叔的白熱化競爭中,汪小姐以不可能賺錢的價格搶到了沃爾瑪的牛仔褲訂單。最后讓她扭虧為盈的因素,正是外匯價格。1994年元旦,國家宣布外匯并軌,人民幣匯價從1美元兌5.8元人民幣調整為1美元兌8.7元人民幣。所以,要在商戰上獲勝,除了掌握資本,更關鍵是了解政策,至少你有獲取政策消息的捷徑。

    時移世易,刻舟求劍式的教科書在現實面前會變得理屈詞窮。過去30年間,餐飲業的變化不大,人們或許能從《繁花》里學到一些技巧。而貿易行業則面目全非,不要說“指標”、找關系,即便是費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式的營銷,在今天也沒有太多用武之地了。

    那么股票和資本市場,《繁花》的教科書還管用嗎?寶總曾躊躇滿志地說,老八股時代的股市只是一個洗臉盆,隨著全國的資金和公司都來上海,股市就會變成黃浦江和太平洋。借用這個比方,只是人們不知道今天的中國股市,是變成了太平洋?還是退回到涇渭分明的蘇州河與黃浦江了?各位看客自有判斷。

   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
    國投集團

    512
    • 上交所:確認安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會員名稱變更為國投證券股份有限公司
    • 國投泰康信托:自媒體報道公司踩雷房企花樣年與事實嚴重不符

    評論

    暫無評論哦,快來評價一下吧!

    下載界面新聞
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微博

    如果要寫一本《繁花》商戰教科書,會怎樣?

    過去30年間,餐飲業的變化不大;貿易行業則面目全非。至于股票和資本市場,《繁花》的教科書還管用嗎?

    2024年1月13日,上海,隨著《繁花》劇集的熱播,進賢路迎眾多游客。沿街一家小飯店貼著“寶總泡飯”的標語,引人注目。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文丨黃锫堅

    電視劇《繁花》的主題,當然是男男女女、若即若離、來來往往之事,不過,里面的商戰情節更讓觀眾心跳加速。原作小說并沒有太多商業內容,編劇和導演團隊在經濟史和生意實操方面,顯然下足了調研和考證功夫。畢竟,30年前的中國,如何從計劃經濟轉軌到市場經濟,老人們或許已經淡忘,年青人大多懵懂不知。細數劇中從餐飲、貿易到股市里的機會和教訓,后來者會眼紅,過來人會扼腕。

    如果要寫一本《繁花》商戰教科書,我來列個提綱。

    一、餐飲

    黃河路的燈紅酒綠、觥籌交錯、人來人往,是許許多多人情碰撞的舞臺。簡單總結,餐飲業的基礎競爭在于菜品、服務,而高級競爭則在為生意人搭建橋梁,甚至是販賣情報。

    李李之所以能比金美林等老板娘厲害,就在于她會制造話題,吸引眼球,讓至真園成為名副其實的名利場:無錢無勢者被冷落,有錢有勢者成為座上賓。她幾次給寶總透露關鍵信息,更是扮演著商業間諜的角色。

    而夜東京則通過玲子那脫胎換骨的裝修,完成了漂亮的蝶變。此前的夜東京,只是狐朋狗友打發時間的居酒屋,蛻變后的夜東京,除了本幫日本料理這樣的精致菜品奪人口目,更是改變定位,成了日本和其他海外游客、商人在上海的聚會地,一座難求。

    當然,餐飲業背后的無形之手仍然是資本。盧美琳的老公因為欠債,把金美林抵押給臺商林太,最后盧美琳只能黯然放手,就是這樣的慘痛教訓。任你在前臺拼命拉客,努力服務,也抵不過背后的一紙欠條。

    而李李的資本玩法則堪稱經典。在寶總和強總為股票價格斗得最激烈的時刻,李李將至真園一女二嫁,給兩人都拋出了意向書。強總因殺紅了眼而失去理性,接受了加價百分之十五的條件買下至真園,李李將此資產變現后瀟灑走人。

    二、貿易

    之所以沒有寫外貿 ,是因為當時之外貿,似乎并不限于對外貿易,也包括內貿。外灘27號上寫著金光閃閃的“外貿大樓”四字,但從寶總運作“三羊”絲光棉T恤在滬聯商廈上市,以及諸暨麻老板的高仿貨上架服飾公司來看,當時的國內貿易也需要中間商撮合,也就是外貿公司和寶總的公司。

    汪小姐出場時,只是27號的一名外貿業務員,看起來是給科長跑腿的小徒弟,但卻是寶總在外貿領域的貴人。與今日不同,在90年代前期,貿易環節必須由國企承擔,憑“指標”“批示”才能開展工作。汪小姐后來從27號出來,自己開公司,相當于從國企轉到民企,自己獨立來做貿易。

    跟日后的互聯網消除中間商相比,當時的貿易需有經過更多環節。廠家生產了衣服,如果要送到消費者手里,中間還隔著外貿大樓的“指標”、貿易公司、南京路的百貨商店等多個環節。廠家要找到銷售渠道,需要跑客戶,做營銷。除了人脈積累、媒體報道等手段,最原始的方式自然是在黃河路和各大酒局飯桌上發名片。

    90年代末,隨著互聯網和阿里巴巴等企業的崛起,B2B、搜索引擎排名、平臺營銷開始暫露頭角。有了互聯網,外貿人不需要出門,也會機會接觸國外客戶,這也是阿里巴巴的黃金年代。到了現在,各平臺信息越來越透明,各商家壓價比價,競爭激烈。這時候更需要拓寬受眾渠道,接軌跨境電商,做人工智能等社媒營銷。

    對比來看,人們應該更懷念那個靠酒局飯桌做業務的年代。因為信息沒有那么透明,也就少了無下限的價格戰。

    三、股票

    商業游戲的最高境界是資本運作。寶總很早就在爺叔的帶領下入了股票之門。爺叔說過的金句太多,比如:紐約的帝國大廈,從一樓爬上去要一個鐘頭,從頂樓到一樓,只需要8.8秒。

    除了寧波幫、麒麟會、南國投、603等上市公司代碼的史詩考據,我更感興趣的是最后幾集里,強慕杰與寶總的股市搏殺。如果需要寫一個教訓,那就是,警惕高杠桿。

    大概94年左右,上交所修改新的交易規則,允許機構入市,上海也從地區性市場邁向了全國性市場。強慕杰是深圳南國投派到上海的負責人。為引寶總入局,強慕杰首先讓自己的律師住在寶總常駐的和平飯店,故意留下粉碎過的文件,讓寶總識別出652這個數字,對應的股票即申北電器。但寶總識破了這個伎倆,沒有上鉤。

    兩人最后的殊死較量是服飾公司的股票。拋開前面幾輪的開盤價爭奪、扶老太太下樓梯、洗盤、托市等過于細節的操作,寶總真正致命的要害是杠桿。強總查到了他的資金來源,除了西國投的配資,還有兩方面:一是寧波老板,一是臺商林太。兩者的操盤方式都是資金放在金主的賬戶上,由寶總代理操作。強總的策略很兇悍,他計劃砍掉寶總的這兩個左膀右臂,再釜底抽薪。

    他首先找到寧波老板,讓他把賬戶轉到南國投的營業部,承諾做高股價,提高寧波老板收益。寧波老板連本帶利撤掉資金3000多萬,只剩下十幾萬給寶總一點小費。而林太這邊的資金,則是以至真園做的擔保,寶總此前已承諾買下李李的至真園。即便李李趁人之危加價15%,殺紅了眼的強總仍然買下了至真園。抵押物換人了,林太只能從寶總那里撤資。就這樣,強總成功地斬掉了寶總的左膀右臂。

    由于兩個金主的撤資,寶總只能割肉一部分股票應對。寶總當時的總資產是5000多萬,其中有3000萬是西國投的融資,杠桿超過1倍。他于是解散了蔡司令的艦隊,其實是不想連累大家,他要跟強總來一次決戰。

    在利空消息和強總的打壓下,服飾公司的股價持續下跌,跌到了12塊多。這時阿寶的凈資產只有300多萬,融資3000萬,杠桿太高。10.88元就是強平線,跌到這個位置,寶總的資金就清零了。通俗的說,寶總從西國投的融資是以股票為抵押物的,隨著股價跌到10塊錢。西國投就必須強制平倉,賣出所有股票,才能不受損失。而寶總的本金將會虧光。

    關鍵變數來自麒麟會,即上海本地股票圈大佬的組織。他們在服飾公司的股票上也是重倉。如果阿寶被強平,股價將會急轉直下,麒麟會也會損失慘重。到時候,強總會在合適的位置低吸,成為收尸隊。這正是阿寶當年對A先生做的事,強總想要完成復仇。

    最后關頭,麒麟會的巫醫生提出,如果接過寶總的股票,可以給他兩個選擇,要么兩百萬現金走人,要么300萬股未上市的齊山煤電法人股。結果寶總都不選,而選擇了浦東的土地,即麒麟會放棄收購寶總和他朋友的那片土地。

    服飾公司一戰的結果是兩敗俱傷,強總被抓,而寶總則凈身出戶。他放棄了股票,轉行到了地產,這應該是《繁花》續集可以發揮的地方了。

    如果說餐飲、貿易行業的背后是資本運作,那么,金融游戲的背后是什么?是政策和制度的邊界。在與爺叔的白熱化競爭中,汪小姐以不可能賺錢的價格搶到了沃爾瑪的牛仔褲訂單。最后讓她扭虧為盈的因素,正是外匯價格。1994年元旦,國家宣布外匯并軌,人民幣匯價從1美元兌5.8元人民幣調整為1美元兌8.7元人民幣。所以,要在商戰上獲勝,除了掌握資本,更關鍵是了解政策,至少你有獲取政策消息的捷徑。

    時移世易,刻舟求劍式的教科書在現實面前會變得理屈詞窮。過去30年間,餐飲業的變化不大,人們或許能從《繁花》里學到一些技巧。而貿易行業則面目全非,不要說“指標”、找關系,即便是費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式的營銷,在今天也沒有太多用武之地了。

    那么股票和資本市場,《繁花》的教科書還管用嗎?寶總曾躊躇滿志地說,老八股時代的股市只是一個洗臉盆,隨著全國的資金和公司都來上海,股市就會變成黃浦江和太平洋。借用這個比方,只是人們不知道今天的中國股市,是變成了太平洋?還是退回到涇渭分明的蘇州河與黃浦江了?各位看客自有判斷。

   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    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-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三区尻女人大腿-日韩亚洲欧美综合一区-亚洲欧美日本国产一区二区三区